您的位置 : 小说库 >仙侠 >剑神李修缘

更新时间:09-14

剑神李修缘

剑神李修缘 独立特行的猪 著

连载中 凤九,陈宣,剑宗 古言

仙宫剑神李修缘为子与天战,陨落后魂入灵山僧人金蝉。机缘巧合之下他又回到了曾经修炼的地方——剑宗。剑宗突乱,灵山被毁更有深意,正在这时魔教重现人间,妖族乘乱入侵,而仙宫那位天帝也传下陨落的消息.......一切的一切让他知道,他的死并不是那么简单。而幕后那双眼睛始终在盯着他看。......这是一位剑客的故事,一个爸爸找儿子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凤九,陈宣,剑宗大结局是什么?主角名为凤九,陈宣,剑宗txt小说的名字是《剑神李修缘》,这是一本特别精彩的幻想小说,,剑神李修缘txt完整版下载,独立特行的猪所著,“叫啥来着?得得得,管你叫啥破名,身上的钱财和凝神丹都给我交出来。”被人骂做废材,半斤也不反驳,他下意识的捂住自己伤好的脸颊,身子害怕的往后退了退。金蝉看在眼里,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陈宣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瘪了瘪嘴说道:“去瞧瞧,让他赶紧交出来,别磨磨唧唧的,省得我在师妹们面前丢了威风。”

白衣男子得了命令走到屋门前,轻轻的敲了敲,只是许久也没有得到回应。

他好奇的趴在门上,透过一个小缝往里看,本就不大的茅屋内部尽收眼底。

数息后。

白衣男子回过头,看着陈宣的眼睛,下眼皮不停的抖动。

“我尼玛!”

陈宣背着双手,大咧骂道:“你那是什么表情,难不成他还敢在里面睡觉不成?”

白衣男子苦着脸使劲的点了点头,心想你吖的猜得也太准了。

陈宣半信半疑的走近门前,还未低头一看,屋子里已经传出轻微的鼾声。

一张躺椅上睡着一光头男子,躺椅摇摇晃晃,很是悠闲。

这便是屋子里的景色。

陈宣脸色涨红,他发誓这绝对是他有生以来经历过的最是屈辱的时刻。

山崖周围聚集的弟子越来越多。

那些很美的师妹们自然是其中的焦点,只是连她们都瞧着茅屋附近的画面,其他人当然也不好只盯着师妹看。

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陈宣突然爽朗一笑,大声说道:“我尼玛的,师弟真是好生羞涩,送个东西也害怕见人,那师兄进来可好?”

不等屋子里任何回应,陈宣直接将屋门一推,看见那张躺椅后,双拳紧握大步流星的往里一走。

站在屋外的白衣男子忍不出嗤笑一声,神态更是气定神闲。

他完全可以不用朝着屋子里看,因为接下来的画面他已经有所预料。

在整个山腰,数万未入门弟子中有谁敢惹陈宣啊?

到不是他的天赋如何出众,实力如何强大,论修为也只不过是凝神四层而已,在各弟子中连中间层次也算不上。

但奈何他有一个在外门百强榜中榜上有名的哥哥陈真。

百强榜上那可是未来注定会进入内门的角色,有这等关系就连山腰的长老和执事都得卖他几分薄面。

砰!

屋子里突然响起一声暴鸣,接着一道黑影从里面飞了出来,在地上滑行了数米之远。

白衣男子料事如神般睁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后才将目光移向地面上的黑影。

“这位光头师弟,早知如此何必……”

“咦!不是光头?”

陈宣从地面上艰难的直起身子,嘴角一道鲜血醒目。

他神情木讷甚至痴呆。

在屋子里,他本想一拳毫不讲理的招呼过去,却突然感觉胸口一紧,双眼一黑,然后身子如破衣服般飞了出去。

很诡异。

“我尼玛……”

“谁出的手,你看见没有?”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他绝不会说自己在刚才那一刻闭了眼睛。

但屋子里就只有那光头僧人一个人,谁出的手,不是一目了然么?

他有些佩服的朝着屋子里看去,那张躺椅仍然摇摇晃晃,而躺椅上的那个人仍然闭着眼睛,好像从未动过。

这样的佩服只是持续了一秒,便变成了幸灾乐祸,他知道这个人完了。

崖间一片哗然。

众位未入门弟子很是惊讶。

那可是在山腰不可一世的大魔王陈宣啊,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收拾过?

“那新来的胆子可真大。”

“可不是,连他也敢打。”

“那陈宣平日里可没少用眼睛轻薄各位姐妹,今日那光头倒也算为我们姐妹出了一口恶气。”

“可也别高兴得太早,那陈宣再次也是凝神四层,那新来的才三天能到哪?刚才该是偷袭吧。”

“就算是偷袭,也需要些实力吧,看来那新来的三天便已经入了凝神境界。”

“三天凝神倒也算个天才,说不定未来也是个能进外门的主。”

“可惜是个光头,不然以后做他剑童也无妨。”

“呵,这位师妹怕不只是想做个剑童吧。”

“啧啧啧……”

崖间再次传来莺莺欢笑。

周围的男修士们面有不悦,一个新来的师弟而已有这么好笑?

师妹们的笑声落在陈宣耳里,他咬牙切齿的站起身来,双目里满是杀意。

因为那些笑在他眼里是耻笑、取笑。

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哪有被别人欺负过,更何况还是在众位师妹面前。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伸出右手,一柄青剑骤然出现。

崖间众男弟子骤然惊叹:“那是外门弟子的佩剑,他怎么会有?”

“还是凭空出现,莫非连储物袋他也有了?”

“青剑乃是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那新来的完了。”

“让他逞能,活该。”

陈宣没有回应这些杂声。

咻的一声惊响,他拔出青剑,一道灵光附在剑身上,若隐若现。

“出云剑法!”

青剑破空,陈宣握剑再次朝着屋子里杀去。

铮!铮!铮!

屋内的劲风吹得顶上的茅草呼呼抖动,接着数道剑鸣声响起。

三息之后,又是一道黑影从屋子里飞了出来。

白衣男子站在门前震惊无语,这一次他是睁开眼睛的,但仍然看得不够清楚。

因为那位光头师弟出手的速度极快。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是用双指制住了青剑,并一脚将陈宣踢飞了出去。

双指接白刃?

即便是俗世里那些普通的刀剑也没人敢用手去接,何况这还是修士所使的剑。

就算那陈宣剑法再稀疏,剑身上附着的灵气也做不得假,说句利能断石也绝不过分,他怎敢?

“难道金钟罩与铁布衫当真如此厉害?”

山崖周围静默无声。

所有人都盯着茅屋前的那具黑影看。

那把本是神兵利器的青剑已经失去了光泽,而他的主人脸上那只脚印极为醒目。

空中紧接着响起一道生涩的话语。

“剑不是这么耍的。”

说话的主人似乎不擅长说话,咬字不清。

倒在地上的黑影也不知是羞愧还是特疼,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逃似的离去了。

……

茅屋前的战斗成为了山腰修士口中不可多得的话题。

男男女女的弟子们都在思考那位光头师弟到底是谁,为何如此有本事。

他们更是期待接下来的续集,比如那位大魔王陈宣会怎么做?山腰会不会有幸迎来一位外门百强榜的高手降临?

关于山腰弟子们的这些谈论,金蝉自然懒得去理会。

他独自盘膝在茅屋里,修行着凝神境界的功法。

修行界有这么一句禅语,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对于他来说这句看似简单的话,实乃真理。

所以他极为努力的修行,希望可以早日回到熟悉的境界。

至于为什么……原因很多。

只是越是修行,他越是发现许多不可思议的事。

教训陈宣的那一日,他的境界便已经是凝神一层,这当不得如何惊奇。

如今接连苦修几日过去了,他的境界还是凝神一层,这很奇怪。

以他对功法的透彻和了解,修行自然应该水到渠成、信手拈来,境界提升怎会如此之慢?

凝神境界实则是将大自然的灵气凝聚于腹中丹田,十层的划分只是为了激励那些初次修行的修士一步步提升修为。

本质上凝神十层也叫凝神圆满,只要使腹中丹田灵气溢满便可。

他有过推算,原本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便可以达到圆满境界,如今看来,这样的日子应该要延长为一年。

“这具身体吸收灵气的速度连我也觉得惊叹,这样的天赋已经称得上天才,若是能打好根基从小修行,现在这岁数怎么也该有内门弟子的修为,可惜了。”

想到这,金蝉微微皱眉。

他忽然觉得这里面有很多不对,比如这样的天才为何没被名师发现,直到因为他才步入修行?

确实......凑巧。

……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