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仙侠 >唯我斩天

更新时间:09-15

唯我斩天

唯我斩天 南竹爵 著

连载中 李原东,禄长老,黄符 玄幻

道天一怒,三皇臣服,五帝为奴,四海龙王,不能自主,唯我,斩天!三皇:仙皇,神皇,圣皇五帝:天帝,魔帝,妖帝,鬼帝,灵帝(如有建议,可以在书评区留言,千万别发在本章说,因为站点不会提醒作者本章说消息,谢谢大家!)...

精彩章节试读:

南竹爵作者的《唯我斩天》txt小说最近非常有名,小说开头讲述的是“第1章猛鬼出笼”,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男频小说,看完还想看:“姐现在不和你一般见识,我要静修,你滚一边去!”蔺芷菲说完就闭上美目,做出一副打坐修炼的架势。“你在修仙?”万邪尘内心一动,没管蔺芷菲的不敬,在意的是她口中说的静修。“你懂什么,姐是在静等机缘!”蔺芷菲微微睁开一只眼,瞄了一下万邪尘,然后又闭上。

蜀国,天府之国。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无穷尽的大山几乎占据整个蜀国,蜀国的东南方,某处大山环绕之地,有一片蜀国为数不多的小平原,万家镇是此地方圆百里唯一的村镇!

此镇很小,除了镇中有一座还算富丽堂皇的深宅大院之外,其余地方的建筑都很破旧,零零散散的,坐落四方,略显沉寂,在月黑风高的夜晚,死气沉沉的。

甚至镇内连灯火都很少,唯有那座宅院灯火通明,嘈杂一片。

万府内有很多丫鬟拿着毛巾或端着水盆,来来往往,神色紧张,带着不安进出后院一间灯火明亮的屋子。

这里是产房,产婆尖锐的催促从未间断过……

“快,毛巾,再去端几盆热水来,麻利点......”

“啊!”产房的内房中红帘遮挡,有女人凄厉的惨叫,似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不过,诡异的是,这间屋子外的墙上贴满了黄符,符上用朱砂画有符咒,因风飘动,阴森鬼气的,看得叫人有些心慌。

不止是产房,还有后院,乃至万家整座府邸到处都贴满了符咒,很是怪异。

产房外的院子内,有一个威武的青年大汉,他穿着一件褐色大袍,国字脸,皮肤略黑,来回走动,一脸焦急。

“老爷,不能进,这不吉祥.....”大汉按耐不住,想要进房去看看,但是却被门口的丫鬟阻止了。

“唉!急死人了,这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生下来!”大汉无奈,一甩衣袖,只好转身走回院子。

“老天保佑,我万家九代单传,只要能够母子平安,就算要我万无言修为尽失,我也甘愿。”大汉没有办法,唯有对着黑漆漆的夜空跪拜祈祷。

不知是巧合还是万无言的祈祷奏效,原本漆黑的夜空竟然在他说完话的一刻,闪过一道划破长空的闪电,随后伴有轰轰的雷鸣传来。

见到闪电,万无言心中一颤,这个时候打雷可是不什么好兆头,他心中的焦急不减反增。

“老爷,老爷.....”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由远及近,一个老者急急跑来。

“管家,大呼小叫什么,天大的事都给我候着!”万无言眉头一扬,不满的对着管家呵斥。

管家眼中有敬畏之色存在,急忙说道:“回老爷的话,是镇邪宗的仙人禄长老来了。”

“哎呀,你看我......你赶快去给我好好招呼着,等我儿产下,我第一时间送去,让他老人家开灵。”万无言一拍额头,似乎因为焦急忘记了此事。

“是,老奴这就去。”管家又连忙跑出了后院。

轰隆!

又一声天雷震彻长空,猝不及防的让人身子一抖,特别是心跳声和响雷的余音产生的共振,使人很不自在,愈发不安。

再加上漆黑的夜里,不时传来一两声乌鸦“哇,哇......”的粗劣嘶哑声,更是叫人感到又凄凉又厌烦。

电光闪雷之下,万家镇远处的群山之影乍现,森森发白,远远的看起来竟然如白骨尸山一般,让人头皮发麻,脚底凉气直冒。

万家镇中凡是见到这一幕的人,纷纷面色惶恐的快速回到自己家中,砰砰砰的就将自家房门紧闭,一副将他们打死都不会踏出房门半步的样子。

很快,整个万家镇的街上再无半个人影,死寂一片,只是偶尔会有几声如婴儿般啼哭的猫叫声回响于大街小巷。

今夜的万家镇,气氛愈发诡异!

“乙丑,建卯,还有一个时辰......”在万家府邸的大厅门前,一个身穿橙色八卦道袍的道人正背对着大厅,抬头望着天空,一手拂尘,另一只手不停掐指。

此人头发花白,白眉长须,只是电闪之下却可以看到,他的皮肤白嫩,透着婴儿红,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当他收回目光,正准备转头看向恭敬走回的管家时,咔嚓!一声巨响将整个世界的一切声音取代,如惊天霹雳一般炸响九霄,引起一阵阵轰鸣!

道人面色大变,管家和其他凡人,更是在这声巨响之下,全部踉跄跌倒在地,不知是死是活。

道人是管家口中的禄长老,无暇去管他人,再次掐指,可随后他又将手一握,不再去掐算。

“来不及了......”禄长老身影一晃,来到府邸上空,双眼惊恐又有期待的看着头顶上空隐隐要形成的漩涡状黑云。

禄长老取出一块孩童手掌大小的令牌,夹在二指之间,伏指于嘴前,快速低语。

“疾!”他手指一弹,指间令牌便化作一道白光飞出,速度之快,一瞬就消失在天际。

随后他一步走出,直奔万府后院,而后院的方向,有异光红芒散出!

不知何时,夜里起雾了,阴风吹过,雾气翻滚,如波涛一般淹没万家镇,整个小平原被雾气弥漫,形成了雾海。

而万家镇就好比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有可能被雾海覆灭一般。

“桀桀......”万府大院外,原本平静的草地,一声怪叫从地底传出,接着一根如同白杨枯枝一般之物从地底伸出,按在迷雾袅绕的草地上。

若是有人在此,定会吓破胆,因为此物竟然是一只处于虚幻状态的森森手骨!

一个双眼幽芒的骷颅白影猛然间从地下钻出,看向眼前的万府,眼中渴望又激动,可更多的是那滔天乃至万古不灭的怨恨之色,宛如冤魂。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到了,桀桀......”飘忽不定的话语从骷颅口中传出,又好像不是。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全都该死......”又有话语传响,只见骷髅身后,又一具骷髅从地底爬出。

紧接着,一具,两具,三具......无数骷髅爬出地面,如猛鬼出笼一般,霎时间,整个万家镇都被白骨骷髅的虚幻之影占据,一个个双眼炙热的盯着万府。

准确的说,应该是万家后院!

只是这炙热瞬间就被无尽的疯狂取代,根本就对万府那些黄符视而不见,不要命的冲向万府,或者说他们本就没有命。

骷髅虚影搅动着雾气,带着阴冷的气息奔腾,只是当这些骷髅冲到一定距离的时候,一道土黄色的光幕突然出现在万府外面,其上符文弥漫,散出金光。

那些骷髅在金光之下,如同冰雪消融一般,虚幻的身体立刻崩溃,化作幽光点点。

只是这些幽光却未消散,而是在远处凝聚,再次化作骷髅虚影,更加疯狂的冲撞万府外的光罩。

后院

在那声巨响下,不管是丫鬟还是家丁,全部被震晕倒地,产房内,产婆的声音同样戛然而止。

万无言面色瞬间煞白,魁梧的身子一个哆嗦,第一反应不是看向天空,而是颤抖的看向产房,当他听到房内女子痛苦的叫喊后,神色略微缓和,不再管什么吉不吉祥,直接往房门冲去。

可当他伸脚要迈过门槛时,毫无征兆的一道红芒从房内散出,万无言只感觉一股大力袭身,毫无抵抗之力的被反弹,身体倒飞,心中更是骇然至极,甚至有些恐惧。

只是他的恐惧却非这未知的红芒,而是他的妻子和孩子的安危。

忽然,万无言感觉身子被一道柔和的力量包裹,让他安然的落到地面,身旁悄然的出现一个道人,正是禄长老,他神色严峻的看向产房。

“师叔,这是怎么回事?”万无言并不惊讶,而是着急开口问禄长老的话。

“无言,你子乃是你万家第九代,九为极,也是劫!”禄长老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可瞬间就被一抹难明的激动取而代之。

“劫?我儿的劫?”万无言有些难以置信,看了看禄长老,又看向散着红芒的产房。

“此劫不止是你子之劫,更是你之劫,我之劫,天下人之劫!”禄长老快速的说道,眼中精芒一闪。

听到禄长老的话,万无言有些不明白,抬头看了一眼院子外的光罩,有金光不断闪烁,让他真正注意的是头顶上空,那快要形成漩涡的黑云。

这漩涡状黑云在闪电的照耀下,看起来有些威严沉重,隐隐的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威压游离于天地间。

“这是......”万无言之前因为着急他的妻子腹中的孩子,没有在意天空的变化,这一看之下,他面色一变,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心中滋生。

“这便是劫!”禄长老缓缓说道,眼中的期待之意更浓。

“天劫?”万无言无法置信的失声开口,看着天空中劫雷酝酿的紫电劫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错,正是天劫,哈哈哈!”禄长老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似乎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了。

轰!

没等万无言说话,笼罩万府的光幕忽然一阵晃动,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光幕外的半空有道背生骨翅的黑影,刚才的撞击应该就是来自这黑影。

黑影身体腐朽,很多地方白骨可见,骇然的是他的眼睛,一只空洞,另一只的眼球有些干瘪,竟然是悬吊在眼眶上,目光火热,死死的盯着光幕内的产房。

“腐朽......不朽......死死死......”鬼影嘴里发出钢铁打磨般的声音,再次猛地撞向符文光幕。

他的每一次撞击都使得光幕一晃,然而,这样的鬼影,在远处,万家镇外的平原大地上,正不断地钻出,在闪电的照耀下,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数之不尽!

无一例外,这些鬼影都是带着腐朽的气息,眼中全是无尽的疯狂,从空中呼啸,带着凄厉的咆哮,直奔万家而来。

“黑影死魂?竟然如此之多!”万无言脸色惨变,心中大震。

万无言曾听他父亲所讲,说他在出世的时候,也只是出现过数只黑影死魂而已,而此刻在他灵识之内扫到的黑影死魂何止万千,那根本就是蜂拥而至,没有尽头!

万无言压下心中的震动,收回目光,不再去看,而是看向禄长老,说道:“宗门让我万家世世代代镇守于此,便是为了今日是吧!”

禄长老红光满面,不可置否的对万无言说道:“无言,等下你只管在一旁候着就好。”

万无言沉默,惨笑一声,身子有些微抖,片刻后,再次开口:“师尊何在?我要见他。”

“他们来了!”禄长老心中冷笑,身影消失在原地,出现半空,看向西北方。

只见西北方向的天际,六道长虹快若惊雷的直奔万家镇而来,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出现在了万府上方,化作六个身穿道袍之人,和禄长老一样,个个都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六人中,只有一个是身穿青色道袍的老妪。

当首的是一位头戴玉冠,白发苍苍,慈眉善目的老道人。

他是镇邪宗的大长老李原东。

李原东看了一眼万府四周密密麻麻的鬼影,眼中有和禄长老一样的激动,最后看向地面的万无言,神色略有复杂,说道:“无言,你有什么想问的,尽快问吧!”

“弟子想知道,弟子的妻儿可有活路?”万无言声音有些哽咽,更有颤抖。

“宗门为了今日,等了无数岁月,你万家祖先本是一介凡人,因为机缘,才得以进入宗门修行,才有了如今威震一方的万家,此事就当作万家对宗门的报恩吧!”李原东神色化作淡然,毋庸置疑的开口。

“哈哈哈......好一个报恩,好一个报恩啊!”万无言仰天大笑,两行泪水从眼角流出,原本大好青年,在这一瞬,有了苍老!

“聒噪!”半空中的青衣老妪眉头一皱,声音尖锐,对着万无言伸手一按。

万无言闷哼一声,只感觉周身一股大力来袭,身子猛地一沉,被压倒跪地,身外有光,形成一道道符文,交织成符文锁链,直接将万无言禁锢在地上。

万无言双手按在地面,指节咔咔作响,强顶着威压,用布满血丝的双眼,抬头扫向天空中的七人。

没有人出手制止老妪,只是沉默的看了一眼万无言,甚至他们对老妪的出手都极为赞同。

李原东神色露出果断,说道:“布镇邪七劫阵。”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