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游戏 >左道江湖

更新时间:09-11

左道江湖

左道江湖 驿路羁旅 著

连载中 范青青,雷光,许跑 阴婚冥婚

沈秋魔头无视礼法,狂悖无道!忘川宗人更是颠倒黑白,倒行逆施!与这样的左道妖人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诸位武林同道,正道豪杰,大伙是为除魔卫道而来,舍生取义便在此时...并肩子上啊!...

精彩章节试读:

左道江湖是由网络作家驿路羁旅最新创作的一本幻想txt小说,,左道江湖txt完整版下载,该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范青青,雷光,许跑。左道江湖全文讲述的是“砰”眼看着沈秋不断躲避,到处乱跑,查宝便引动提纵,如大鹏捕食,在落下时将沈秋堵在了山洞最深处,将他的逃跑范围约束在了不到一丈的方位中。那黑大汉影影幢幢的脸上有一抹狞笑,他抬起左手,在风雷呼啸中,一秒之内,连点7次。

范青青捧着刚烤好的土豆走出厨房。

她给自己烤了个大的,给师兄烤了个小的。

反正师兄也不喜欢吃这些零嘴,要是沈秋不吃的话,那么两个都归她了。

哈哈,计划通!

这丫头片子满脸笑容的踏出厨房。

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在太阳下睡得香甜的沈秋,这让青青立刻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师兄啊,还真是废!

明明说要学内功,自己还以为他终于开窍了,转了性子,不似以前那样疲懒,也许是这几日经历的事情,让师兄有了发奋的念头。

结果这一转眼,他又跑去睡觉了。

青青抓起竹枝,气呼呼的走向沈秋,打算把他推醒来,但在靠近沈秋几步的时候,青青却疑惑的瞪大了眼睛。

沈秋还是那个沈秋。

穿着粗布衣服,面容也不俊俏,头发乱糟糟的,还有些消瘦,属于丢在人群里就找不到的那一类人。

但沈秋,又好像有点变化。

阳光照在他身上,让师兄好像是被镀了层金,原本有些低垂的肩膀,也舒展开,整个人的气息都好像变得锐利了一些。

这是咋回事啊?

青青瞪圆眼睛,她悄悄向前走出一步,结果沈秋耳朵一动,立刻睁开了眼睛。

他转过头,把青青吓了一跳,手里的烤土豆也掉在了地上。

“你想干啥?丫头。”

沈秋看了一眼青青手里的竹竿,又伸手从地上捡起土豆,递给青青,后者看着师兄那张脸,她说:

“你,找到气感了?”

“嗯。”

沈秋脸上浮现出笑容,他揉了揉肩膀,对小师妹说:

“找到了,而且冲开了穴位,完成了循环。”

“循环?不叫循环,那叫一个小周天。”

青青纠正了一下师兄很不专业的说法,她说:

“真气从下丹田沿任督二脉其周围运转一圈,叫小周天。”

“冲开全身穴位,任真气在全身所有穴位运转一圈,叫大周天,当时武林,也只有渺渺几人能完成大周天运转的。”

“还有,你说你完成了一个小周天?”

青青说着说着,抓住了问题的重点,她狐疑的看着眼前笑呵呵的师兄。

她觉得师兄是在吹牛。

凡初学内功,找到气感,冲开穴位,这是个需要时间的过程。

天才们往往在柱香之内能完成个过程,庸才们就要用月旬的时间,才能积累到足够的真气,去冲开穴位。

自己只是去烤了个土豆,最多也就半个时辰的时间,师兄就从连气感都找不到,一跃就完成了小周天?

不可能!

不过内功修行这种事,除非是高手,否则很难感知到其他人的气息流动,青青也感觉不到师兄体内的真气。

小丫头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她没有戳破师兄吹的牛皮,而是将手里的小土豆递给沈秋。

她说:

“什么时候做午饭?我饿了。”

“才吃了土豆,你就又饿了?”

沈秋诧异的看着范青青,他说:

“虽说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大,但你这也...小心吃成小胖子了。”

“你管我!”

女孩子是最听不得胖这个字的,青青哼了一声,她凶巴巴的对沈秋说:

“快去做饭!我好饿啊,师兄。”

这鬼丫头。

前半句还是呵斥,后半句就变成了撒娇,年纪轻轻就有无师自通,长大了还得了?

沈秋拗不过她,便去做了顿饭。

吃完之后,他打发青青去收拾碗筷,自己则回到房间里,一手抓着劈柴斧,一手抓着剑玉,就那么躺在床上,进入梦境。

“查宝,你沈秋爷爷又来‘宠幸’你了!”

初学内功,沈秋颇有些跃跃欲试。

他抓着斧头冲向查宝,梦境中影影幢幢的背景也飞快的变成那喋血山洞。

黑大汉查宝狞笑一声,并起双指,风雷声动,两人战作一团。

1分钟后,沈秋被查宝一指点中心脏,心窍内爆。

沈秋软倒在地,下一秒又在山洞中复生,上下掂量着手里的斧头,看着眼前攻来的查宝。

江湖心法并不是上等心法。

无法化腐朽为神奇。

沈秋学了也不能一下子变成绝顶高手,但在刚才的缠斗里,沈秋已经体会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以往抡起斧头,与查宝对打,30秒左右就会气喘吁吁。

但现在有体内运转的真气支撑,气力消耗中又有新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补充。

这没有提升他正面战斗的能力,却让他可以支撑更长时间的战斗。

在真气耗尽之前,他成功的将与查宝作战的时间,延长到了近1分多钟。

“接下来,我们试试爆发。”

沈秋盯着查宝,他催动下丹田积蓄的真气,将它一股脑的推入四肢百骸中,那种如汽油点燃暴起火星的灼热感,立刻让沈秋感觉到痛苦。

这种像是真气自爆一样的招数,乃是江湖中人的大忌。

在外面没人会这样运功,因为这就是自杀!

但伴随着那痛苦而来的,是瞬间被推到极致的力。

原本身体产生的力量上限被突破,沈秋感觉自己现在一拳能打死一头牛!

“砰”

查宝的手指和沈秋挥起的砍柴斧撞在一起,那一缕护身罡气如纸一样被破开,在鲜血四溅中,查宝的整个左手被硬生生砍了下来。

他吃痛后退,沈秋眼睛眯起。

破绽!

好机会!

黑风乱卷!

手中利斧向前劈砍,黑风斧十八式中的决死一击被使出,突击的沈秋如下山猛虎,像极了路不羁手持双斧对敌时的姿态。

挥起的斧刃顺由查宝的肩膀砍入,又在乱舞间连劈三次。

查宝竭力躲闪,避开了脖颈和头颅,但左臂就被这一击整个砍断大半。

胜利似乎就在眼前。

但沈秋却满脸遗憾。

真气爆发,体量太小,毕竟也只有一瞬。

在砍出那一斧后,他立刻就进入脱力,他将斧头做飞斧丢出,却被查宝侧身闪开,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大汉查宝的另一只手并起双指。

在风雷声中,运指如剑,狠狠的点在了自己心口上。

“砰”

真气贯体,心脏内爆。

沈秋在山洞中重新汇聚躯体,他没有再继续攻击,而是摩挲着下巴,回味着刚才那一幕。

对比零散记忆中,便宜师父打架时的姿态,自己刚才砍出的那一斧,已经有内味了。

但真气爆发持续时间太短。

如果能再长几秒,他就有可能重伤,甚至干翻查宝。

“这种自杀式的攻击,也就只能在这梦里用用。”

沈秋遗憾的抚摸着心脏,他说:

“青青反复说,这种真气爆发,只有自知必死无疑时才能尝试,会对身体经络造成巨大压迫,运气不好甚至会直接变成废人。”

“在现实里爆发所有真气,干不翻对手,待时间一到,死的就是自己,完全就是以命搏命的招数。”

沈秋丢下斧头,盘坐在地上,开始运行内功,积累真气,真气量越多,用来“自爆”时激发的力量就越多,时间也就越长。

他看了一眼黑大汉查宝,那家伙死死的盯着他,似乎还在狞笑。

“你就笑吧。”

沈秋对查宝比划了一下中指,他说:

“等你沈秋爷爷内功大成,你可就笑不出来了。”

---------------------

“啊,有鬼啊!”

嘈杂的尖叫声在夜里突然响起,在太行山中回荡,就像是夜枭长鸣,分外刺耳。

这里是太行山麓外围,一队北朝黑衣探子正在这里扎营,他们行军法,扎营时自有探马在营地外围值守。

但这夜深人静之时,那些哨兵居然都被悄无声息的杀死。

等到带着鬼面的山鬼,手提利剑,落入营地时,一众北朝人物还身在梦中。

篝火在营地中央燃烧。

惊慌的人来不及拿武器,便在鬼魅飘然的黑剑穿刺中丧生,殷红的血,如瓢泼的水,铺洒在那白布帐篷上,在火光萦绕间,越发显得惊悚凛然。

带着鬼面的公孙愚平静异常。

他提着剑,在混乱的营地里来回刺杀,时而跳入黑暗角落,隐藏身形,时而从那些惊慌之人不可见的方位冲出,长剑挥起,掠走人命。

北朝贼人只能听到重物倒地,回头再看,就只剩下一具满脸惊恐的尸体。

公孙愚还点燃了营地边缘,那些战马在受惊之下,便四处奔跑,让本就混乱的营地变得更乱糟糟。

就如被搅浑的水,让其中的鱼也无处藏身。

“他只有一个人!稳住!”

一名穿着皮甲,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大喊一声,抓起手中利斧,将一个四处乱跑,如无头苍蝇的下属砍翻在地。

这一幕让剩下的人惊若寒蝉,但也飞速冷静下来。

“结阵!”

那高大汉子看着四周被火光照亮的营地,他对其他人说:

“诸人面向四周,一人看一方,带起弓弩,有响动就给老子射!山鬼就算再厉害,也不至于能一次瞬杀我等!”

慌乱中出了个主心骨,这让剩下的人纷纷按照持斧大汉的命令行动。

但还没等他们摆成阵型,一支黑羽箭矢便从黑暗中激射而出,正中一个小个子的后心,那家伙哼都没哼一声,就仰面趴在了地上。

众人大惊失色,而在一旁的黑暗里,公孙愚鬼面之下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擅长用剑,确实不错。

但这不代表着,他只会用剑。

“嗖”

山鬼提纵身形,悄无声息的跃上营地后方的树枝,他张开手中的弓,拉铉宛如皎月。

在手指放松时,一道黑羽箭又呼啸着窜向那重新集结的5个北朝贼子。

“砰”

从上方射下的箭矢,被那持斧大汉用手中单斧挡住,他怒吼一声,便有四五支箭射向山鬼藏身之地。

但以公孙愚那形似鬼魅的速度,怎么可能还待在那里任由他们射击?

下一瞬,又一支黑羽箭激射而出,刺入持斧大汉身边的护卫眼眶,算是爆头一击,让那红白之物散落在周身几人身上。

这等猎杀,让本就惊惧的人更显畏惧,两个人丢下弓弩,抓起战刀就嚎叫着冲向箭矢射来的位置。

他们双眼赤红,大吼大叫,显然已经是在极度恐惧下失了神智。

那持斧大汉喊叫都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炮灰冲入黑暗中,就如小石头落如深潭,连一丝水花都没溅起来。

持斧大汉乃是北朝黑衣卫的小校,是那位负责寻找太行仙物的都统大人的心腹。

也是上过战场,厮杀过的汉子,算得百战之士,但今晚这情况,却还是让他感觉到了许久未曾有过的恐惧。

他握紧了斧柄,左右打量着营地周围,那些火光浮动的幽影中,似乎处处都有窥探。

这太行山鬼...竟恐怖如斯?

“唰”

就在持斧大汉精神高度紧张之时,公孙愚却轻飘飘的从剩下三人头顶落下。

他就如瀑布倒转,坠落而下,手中黑剑刺向地面,将持斧大汉身边的高个子头颅贯穿。

又在剑刃抽离时,带出点点红白。

“死!”

持斧者爆喝一声,挥动两把手斧,势若疯虎一般扑向后退的山鬼,战场杀伐带来的血气让他看上去不可抵挡。

山鬼向后矮下身体,任由横斩的斧头擦着腰际掠过,又在近乎不可能的方位中向外移出一步,躲开了第二斧。

他继续后退,那持斧者继续追赶。

“啪”

一声轻响,持斧者踩在了一样东西上,那是山中猎户用来猎杀猛兽的兽夹,在这紧张时刻,他竟失了分寸。

兽夹合拢,让持斧者左腿崩出鲜血。

他强忍疼痛,试图反击,但山鬼的剑似羽毛飞起,如秋风拂面,只是剑影闪过,那持斧者的脖颈间,便多了一丝血痕。

“啪、啪”

两把手斧砸在地面,高大的汉子捂着脖子跪倒在地,他眼睛瞪大,盯着眼前的山鬼。

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在机簧声中,一道黑色小箭,自他手腕处激射而出,直奔向山鬼双眼。

这个距离上,躲不开!

同归于尽!

那汉子凝固的眼中似乎看到了山鬼被暗器洞穿眼睛的下场,但公孙愚只是抬起头,任由那暗器砸在自己面具上。

“铛”

两者碰撞,竟发出金玉之声,暗器被弹开,那山鬼面具上,连刻痕都没留下。

这看上去像是木头制作的面具...竟如钢铁般坚固!

公孙愚带着这个面具,不只是为了装神弄鬼,恐吓敌胆,它还有更现实的用处。

这玩意,就是保护他要害最好的战盔。

也不知这山鬼是从哪里得到这等宝物的?

“过来!”

山鬼杀完人,将黑剑佩戴在身后。

他看着瘫软在营地里最后一个家伙,那家伙快被吓死了,这修罗场活人,只剩下他一个了。

听到山鬼召唤,那家伙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一脸谄媚,期待山鬼能放他一命。

结果,他看到山鬼从衣服里取出一本书,翻过几页,借着火光,指着几个字。

在布满鲜血和尸体的营地中,又完成了一场杀戮的山鬼,用沙哑的声音,认真的问到:

“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那语气,像极了认真求学的初蒙孩童。

只是,他问错了人。

那个快被吓死的家伙颤颤巍巍的抬起头,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

“大侠,我...”

“我不识字啊。”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