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言情 >春色茉莉花似锦

更新时间:09-14

春色茉莉花似锦

春色茉莉花似锦 独钓江上 著

连载中 蒋文森,钱梦梦,安娜 古言

想当年,令紫茉和自己闺蜜为了追各自的男神,那是煞费苦心。一首《红色高跟鞋》唱了三周!百份情书,轮番轰炸男神??????多少辛酸泪?????或许是因为两个人太过恩爱,让老天爷给他们开了一个玩笑?????一场变故,让两人分离五年。再见面时,两人都已变了身份,他是温暖的小太阳,人人都喜欢的国际影星。她是高冷、不爱露面的鬼才设计大师。在一个又一个的套路中,可冷可甜可变怂的令设计师,又一次在腹黑小太阳(木影帝)地循循善诱下,从新踏上了追夫之旅~~...

精彩章节试读:

春色茉莉花似锦是一本情节跌宕起伏的幻想txt小说,,春色茉莉花似锦txt完整版下载,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是蒋文森,钱梦梦,安娜。说罢,那边的迷妹粉丝们却突然燥了起来,马上那群人尖叫地冲向了出站口。随着粉丝们的分贝越来越高,令紫茉站在蒋文森的身后也瞧了过去,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被粉丝们团团围着,那人穿着白色的卫衣和白色的运动裤,给人一种干净清爽的感觉,不过一个大框的墨镜盖住半个脸,那人走的很快,令紫茉只是侧身斜看了那么一眼,就被周围的人挤到了后面。“啊啊啊,我的王子,我的小羊仔。”

还说我什么欺骗,他还不是一样!

对谁都是一副温暖向阳的样子,只有对她腹黑又小气!

明知道自己最爱这些表演,却不许自己踏进演艺圈,自己都答应了,他却还得寸进尺,连这次校庆的特别演出都不让她演得畅快!!!

木锦阳!我讨厌你!

越想越生气的令紫茉躲在更衣间哭了起来,委屈地跟妈妈打了电话,没说两句,令母就心疼地跟着哭了起来。令母令父是极疼爱这个小女儿的,听到自己女儿受了委屈,当即决定来A市看女儿。

但是世事弄人,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一次见面,却变得如此艰难。

令紫茉的父母因为超车不当在路上上出了车祸。

2014年5月10日。

一个永不会忘的日子,原本是A大最重要的日子,校园里处处洋溢着愉悦的气氛,大家都沉浸在这次“生日party”带来的体验中。

到处都发生着旧人又相逢,新人新相遇的令人感动又开心的事情。

而她却陷入一个沉重的自责痛苦之中。

她曾几度拿起手机想要打给木锦阳,但是想到自己的父母躺在手术室,她就崩溃的要命,如果不是他的不理解,如果没有他的无理取闹,自己怎么会跟妈妈打电话?想到这,她的心又如刀割:为什么她要打那一通电话?

肇事者逃逸,父母生死未卜。

她的世界或许就是在那一天变了,变得昏暗了。

她好怕,怕得不敢和任何人接触,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将自己封锁,让自己陷入无尽地自责之中,颤抖着抱住自己蹲在角落,努力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小,好似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安全,噩梦一般的灰色思绪缠绕着她,攻击着她,让她痛的不能呼吸;又如坠入深渊不能落地,只得悬着,身下是无尽的黑和恐惧。外面的世界都变得那么混沌不堪,一切的一切都在怨恨着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

令博渊回来有几日了,他心疼地看向自己的妹妹,从他回来到现在因为父母的事让他忙得不可开交,也不曾关注到她的异样,现在想来她一直都不哭不闹,也不曾开口说一句话。

身为医生的令博渊,看到她的状态,让他心里跟着一沉。

“茉茉,爸爸妈妈已经脱离危险了。”

令紫茉抬起空洞的双眼,眼底飘过一丝波澜,她抿了抿嘴,想要张口说活,却说不出一句。

令博渊看着她将自己封闭起来的样子眉头紧皱,他原本打算等父母醒来,就带着他们回M国。他还曾想如果她不愿意,就让她自己在这边,但是看她现在的样子,是绝对不能让她独自在这里了。

令博渊试探性的询问:“我们一家人一起去M国好不好?”

良久,她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令博渊也不敢继续讨论下去,叹了口气,说道:“我陪你回一趟学校吧。”

••••••

这两天木锦阳早已急疯了,找不到她,更联系不上她,他甚至已经买好到B市的车票,准备去她的老家找她。

临走之前,他想再去她的宿舍下面等一次,碰碰运气。

“紫茉回来了吗,月月”一个女生挽着文月月,朝宿舍楼走着。

“没有,谁知道又去哪疯了。”文月月拉了拉书包,无意侧目居然看见了又在宿舍楼下怅然所失的木锦阳,文月月突然高声谈笑一句:“这不是木校草吗,又来等未归的令紫茉?”

周围人纷纷驻足,想要从中听到什么八卦,这两天校园里早已经传开了关于令紫茉和木锦阳的事,众说纷纭,传得最令人震惊地就是令紫茉有了新欢,和新欢私奔了。

“她回来了吗?”木锦阳双眼布满血丝,看不到一丝生气。

“我不是说了吗,她—未归。”文月月看着此时狼狈的木锦阳,内心不知有多么畅意,这就是木锦阳没有选择她的下场,她笑得趾高气昂:“木锦阳,我看你还是死了找她的心吧。”

木锦阳不悦地眯起眼,冰冻三尺:“你什么意思?”

“我可是好心规劝你才说的啊。”文月月捕捉到他的变化,心里更是有了底气,提唇讽刺道:“她从一开始追你时,就是抱着玩玩的态度,你觉得她现在甩了你,不正常吗?”

木锦阳一把拽住文月月的衣领,额头的青筋因为暴怒赫然爆出:“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打女生?”

文月月眼神淡定,连推开的动作都没有做,她就那么被他一只手扯着,嘲讽道:“包括林爱萱在内,我们宿舍人全知道,她追你,只是因为林爱萱追许浩哲需要个陪同,顺便给林爱萱跑腿的。”

“不信,你就去问林爱萱啊,不过,木校草—敢吗?”

木锦阳颓然将手松开来,双眼涣散,一步一摇地离开了。

我不敢。

回到宿舍,有人告诉她,在导员那里见到了她。他还是没了心智,飞奔到行政楼。看到她时,她正站在厅外的太阳下,低着头看着地面,向来怕热的她,怎么也不知道在阴凉处躲着。心里想着,便埋怨起自己来,当初为什么要跟她赌气呢?明儿知道演戏是她的爱好,自己却还是没忍住和她为了这些事争吵。

他越是靠近越是慢了,突然有些怕,有些事,是不是真得会成真?

“还要不要回宿舍一趟?”令博渊从行政厅走了出来,一手搂住了她的肩,温柔的询问着。

她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看向了旁边的绿坪。

绿坪上的向日葵垂着头,不肯再直视太阳,原本想等到的雨水,却被西风吹散了飘云,藏在空气中的水蒸气便不肯再聚集,更不肯降落,一时间那向日葵就像炙烤在太阳下的盘中餐,随时会焚灭,她眼神慢慢向上移,看见了木锦阳还穿着那天的那件黑衬衫,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有嘴角那一抹讥讽的笑刺得她睁不开眼。

令紫茉的瞳孔收紧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这一刻,周围的世界突然变得寂静无声,没有了色彩,只留的他浑身散发的黑让她眼前没了光,两个人就这样相互观望着,看不到各自的表情,听着各自的心声越来越远。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