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言情 >我们的爱情

更新时间:06-02

我们的爱情

我们的爱情 爱者 著

连载中 夏夕,墨一越

这该死的恶魔,怎么可以那么过分,那么残忍?夏夕以为只要她乖乖的,等墨一越厌倦她了就可以离开了。没想到他越来越过分,侵占她的生活不说,还要侵占她的全世界。...

精彩章节试读:

读者朋友们大家好,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叫做《我们的爱情》的小说。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十四章 感动”,《我们的爱情》是作家“爱者”的小说作品,《我们的爱情》是女频类小说,喜欢的朋友可以拜读一下精彩章节:“你这是在心疼我吗?”墨一越挑眉睨着她,眼中泛起了一丝风采。“我看到阿猫阿狗受伤也会同情心泛滥的。”她冷冷吐槽,看都不看他脸上僵掉的笑容。她悉心给他搓澡,从脖子一路往下。墨一越邪恶的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唇边泛着淡淡的笑意。就算她从不承认她心里有他,可他多少能感觉到她还会在乎他的情绪。

三点整

柔儿喝完了夏夕为她盛的雪蛤汤后,斜眸淡淡瞥了她一眼。“汤还有点咸,火候没有掌握好。这炖雪蛤……”

她漫不经心的说教,从雪蛤的筛选说到用材,无一不唾弃夏夕的厨艺。

夏夕一直浅笑着,什么话都没说。待她歇气的时候,她很合适宜的递上了一杯去腥味的柠檬水。

“柔儿小姐,你说了那么多,喝点水吧。”

“……夕儿,陪我去花园中走走吧?自从一越给我单独建造了沁心小院后,我也没来过城堡,想多看看。唉……迷迷糊糊这么多年了,清醒得真是时候。”

她轻叹一声,起身走出了餐厅。

夏夕拧眉,却还是拖着不太灵活的四肢跟了去。

初阳岛的冬天除了严寒,也有令人赏心悦目的一幕。因为岛上的咸湿气候,竟能大面积的种植异变的紫色曼珠沙花,所以这里一到冬天,到处都是怒放的曼珠沙花,很漂亮。

墨一越还在花园中专门划分了种植曼珠沙花的地方,别具匠心的布置令这里看起来分外妖娆。

夏夕领着柔儿来到花园,步伐越来越慢。她轻拭了一下眉间的细汗,抬眸瞥了柔儿一眼。看她打鸡血似得到处跑,不由得有些抑郁。

“夕儿,快点啊。这里还有秋千呢。”

柔儿站在怒放的曼珠沙花丛中,与怒放的花朵交相辉映,愈加的美艳不可方物。就连夏夕都有些看呆了。她努力挪过去,讪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柔儿小姐,我行动有些不方便,跟不上你的节奏。”

“呵呵,我们坐秋千吧?你想不想坐一下?”柔儿莞尔,也没责怪夏夕的意思。

“还是不了,我帮你推吧。”

“那我就不客气啦,我上去了。”柔儿雀跃的坐上秋千,在夏夕缓慢的推动下荡了起来。

远处,刚忙完事情的墨一越站在书房阳台,看到园中两人那和谐的气氛,唇边泛起了一丝淡笑。

柔儿的痊愈让他很高兴,而夏夕的莫名妥协,令他心情更好。他站在阳台边,被午后的冬阳照射,如同镀上一层金似得,看起来非常绝世。

秋千上的柔儿好像感受到墨一越的注视,她回过头,看到他靠着阳台不经意的笑着。那无法忽视的绝世俊容令她心头一震,再无法挪走视线。她就那么望着,眼中流转着浓浓深情。

“小笨猪,推快点啊,怎么像没吃饭似得。”墨一越看到夏夕有气无力的样子,不由得大声揶揄道。

夏夕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他,只是那美艳的脸颊却是极具唾弃之意。

柔儿把两人的表现尽收眼底,心顿然间沉了下来。她在这秋千上风情万种的荡漾,而墨一越的眼中却没有她绝色的身姿,只有背后摇秋千的夏夕。

即便她站在再耀眼的地方,他眼中也有且仅有那个被他不断摧残的夏夕。

这个认知令柔儿心头非常难受,她垂下脑袋,眸子里泛起一缕恨意。

感受到夏夕在墨一越的刺激下推大力了一点,她忽的心一横,在高高抛起的时候瞬间松开了手中的绳子。

她……毫无悬念的从空中坠落,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

“柔儿小姐!”

夏夕见状想冲上前抱住她,却无奈身体太无力。她非但没有抱住柔儿,自己还撞到了回荡下来的秋千而摔倒在地,顺着斜坡就滚了下去,那脑袋也瞬间撞在石头上又弹回来。

一股刺痛从脑中泛出,她整个人瘫了下来。

墨一越见状飞身从阳台跃下,箭一般的冲了过来。

柔儿摔在地上,压坏了不少曼珠沙花。她强忍着痛楚想要站起来,却又怎么都起不来。

“一越,我……”

看到墨一越冲过来,她瞳孔瞬间泛起了一层水雾,不断在眼底打转。俏脸上那委屈的模样,谁人看了都心疼。

“摔疼了吗?有没有伤到哪里?”墨一越走上前抱起柔儿,很紧张的擦看她有没有摔坏。而斜坡下的被摔得无法动弹的夏夕,显然已经被他忘记。

“不知道,就是身体好疼。你别怪夕儿,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柔儿把头埋在墨一越怀中,眸子的视线却瞥向了斜坡下的夏夕。看到她几番蠕动都没有爬起来,她又冷冷的垂下眸子,唇边浮起了一丝不易擦觉的寒笑。

墨一越闻之一愣,拧眉瞥向了夏夕。看到她在地上无法动弹,他的脸更沉。

“鬼眼,把柔儿小姐送去医疗室。”他把柔儿交给了闻讯赶来的鬼眼,起身气匆匆的朝夏夕走了过去。

柔儿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鬼眼迅速抱走了。她叹息一声,心头有些微的忐忑:他……应该不会发现吧?

夏夕滚下斜坡的时候撞上了路边的观赏石,肩头也被撞伤,血迹都浸出了她穿的卫衣。

“是你把柔儿推下去的?”墨一越睨着夏夕,眼中甚是疑惑,他并不相信她是这样一个人,所以才会来问。

“哼!”

夏夕却没有正面回答他,冷哼一声又别过了头。她以为这种事根本不需要解释,他来质问她,就是对她的人格不相信,她还解释个P啊。

“女人,别让我在看到有下次。”墨一越冷冷道,俯身抱起了地上的夏夕。

夏夕顿感一阵头昏目眩,半个身子忍不住发颤。墨一越触到她微颤的手背,他的脸色愈加不好看了。

回到卧室,他为她脱下衣服,看到肩头那一大片被擦破的皮肤,心头顿时涌起一股怒火。

“我不是让你不要随便折腾你的小命吗?你整个人是我的你知道吗?你损坏我的东西了。”他怒道,却是拿着棉球小心翼翼的为她擦伤口。深怕碰疼她一点点。

夏夕一言不语的咬住牙,脸上尽是寒霜。她这么个熊样不都是他造成的吗?他还好意思来声讨她?

“干嘛不回应啊?是不是理亏啊?损人又害己的?”不见她吭声,墨一越怒气更大。吵架不是有人配合会比较好吗?她一声不吭是几个意思?

“我没有推她!”

夏夕憋不住的回应,对他有些痛心。她虽不是一个好人,但也不至于龌龊到这种地步,他竟然还质问她,可恶!

“难不成是她自己掉下去的吗?”

“……随你怎么想!”夏夕冷哼到,再不想解释。所谓越抹越黑,就是在不断解释又不断被否决的情况下产生的。她深知这一点。

这个柔儿似乎对她很有意见,是不是可以成为她离开的催化剂呢?可是,离开的话,还是拿着‘青龙凤玉’会比较好。可他放在哪里呢?

“我能看一下我的‘青龙凤玉’吗?”许久,她回头睨着墨一越,满眼渴求。

“想拿走?”墨一越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脸狐疑的瞪着她。“你还是想逃走?”他又不悦的蹙眉。

“我只是想看看。”

“你死了这条心吧,‘青龙凤玉’我不会给你的。还有,你永远也别想从我身边逃走,永远!”他凑上前咬着她的耳垂,邪邪的笑了笑,“你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是我的,你最好给我宝贝点,否则我会不开心的。”

他霸气的话语中透着挥不去的疼惜,也唯有夏夕这种被仇恨蒙蔽了心智的人听不出来。

他的专政他的霸道只为她,她不知道。但站在卧室门外的柔儿,却是很清楚的听出了话里的意思。

她站在墙边,一脸阴霾的看着房间里的两个人,看着墨一越为夏夕小心翼翼的包扎,看着夏夕那一脸的不屑。

忽然间,她觉得自己好多余。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感觉她存在感一下子这么薄弱呢?

还有,他们说的‘青龙凤玉’,是当年夏家的那一块吗?她纠结的想着,抬手敲了敲本来就没关的门扉。

“一越!”她轻唤道,声音好生委屈。

“柔儿,你没有在医务室多观察一下吗?有没有受伤?”墨一越回头看到柔儿一脸落寞的站在门口,有些歉意的站起身走了过去,“看你脸色有些不好,真的没有摔伤吗?”

“没有摔伤,只是吓了一跳而已。夕儿呢?她伤势怎么样?”

“她没事,一点小伤。你不用担心。”

“噢!”柔儿应了一声,抬头怔怔的看着墨一越,脸色很失落,“我想跟你出去走走,可以吗?”

“……好,那你等我一下!”

他说着又回到卧室,悉心给夏夕把伤口包扎好了。才套上外套走了出去。

柔儿把他对她的疼惜看在眼里,心里头别提多郁闷了。她狠狠的瞥了眼夏夕,挽着墨一越的胳膊走开了。

夏夕整理好衣衫,满腹怅然的走到了阳台,坐在了旁边的摇椅上。脑袋的晕厥令她没有力气站立,她得躺着。

楼下花园中

柔儿站在怒放的花丛中,一脸柔情的看着墨一越。她勾着他的脖子,眼中流转着浓浓的深情。

“一越,当年你说过娶我的哦,我一直等着这一天。”

“……柔儿,对不起。我可以照顾你一辈子,但我……不爱你!”墨一越直接拒绝了柔儿,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心已经被一个刻在他脑中的女孩占据。

“你开玩笑的是吗?你说过喜欢我的。我以为……我会是你妻子的最佳人选。”柔儿的脸因他的话而变得煞白,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不容拒绝的眼神,她不信。

“我喜欢你,把你当成亲妹妹一样。当年我也告诉过你,如果我找不到那个在我脑海中烙印的女孩,我才会娶你。”他一脸歉疚的看着她,表示自己的无能为力。

“烙印的女孩?你是说……”

柔儿不由自主的瞥了眼主楼阳台,看到了躺在摇椅上假寐的夏夕。她惊恐的吞咽了一下唾沫,脸上愈加的无色!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