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穿越 >冷宫弃妃零零七

更新时间:09-21

冷宫弃妃零零七

冷宫弃妃零零七 坚果 著

连载中 李霄昀,苏阡陌,兰妃 武侠

还记得被垃圾分类支配的恐惧吗?时空回收者零零七在这种恐惧中活了几百年,只不过,她分类回收的不是垃圾,而是垃气。一次意外,她寄身冷宫弃妃身体里,遇到了同样从事回收事业的大周皇帝李霄昀,只不过,李霄昀回收的是自己的帝权。两个回收者强强联手,回收事业顺利进展,感情也开始蒸蒸日上然而,零零七的吸尘器,最终还是放到了李霄昀的头顶。...

精彩章节试读:

近期很多读者朋友询问小编这个问题,作者是坚果的txt小说是叫什么名字?这本小说叫做《冷宫弃妃零零七》,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10章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这本小说的感情走向是“幻想”,目前仍然在连载中,冷宫弃妃零零七txt完整版下载第一章是“第1章 装x被雷劈”,在我们好看小说就可以观看这本冷宫弃妃零零七小说哦:“那……”老苏满怀希冀,“你能唤我一声父亲吗?”零零七无语。人之将死,就不能麻溜点嘛,怎么都这么罗里吧嗦的?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

那么当六个女人齐聚一堂呢?

那就得搭两个台子,还得是加宽加长版的。

身为六宫之主,又在自己地盘上,皇后高婉蓉无疑是其中一根台柱子。这张戏台走的是温婉大方淑女风,以礼部尚书的外孙女--嫔位孙敏、护国候沈楼侄女--嫔位沈薇为顶梁柱。

而对面一张戏台则走的是白莲花配绿茶风,以刑部尚书之女兰妃邱玉兰就为首,顶梁柱分别是大理寺少卿之妹--贵人褚帼萍,御史中丞之女--贵人陶姜。

众人按流程请了安,喝了茶。

兰妃将身子往座椅上一歪,盯着她对面那张空置的花梨木椅,皮笑肉不笑地道:“还不知道肚子里是什么货色呢,就把尾巴翘上天了。”

在座没有真蠢的,她没指名道姓,却都知道说的是才有身孕的苏阡陌。

在皇后那张戏台上,沈薇是主要输出力。她的位分虽不高,但架不住后台硬,对上兰妃也不带怕的,“兰妃姐姐若能让皇上留宿汀兰宫,便是你自己作上天,咱们姐妹们也不会说什么的。”

“沈妹妹这话说的,好像咱们谁能留住皇上一样。”兰妃轻而易举接过了柳贵人的攻击,加了一把火力,转头甩给了皇后,“更何况,咱们又不像皇后。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皇后娘娘身为天下女子的典范,入府四年,却无所出。前朝后宫一片非议,倒是难为皇后娘娘竟还坐的住。”

此言一出,几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了皇后。

高皇后一身凤服雍容华贵,脸上妆容婉约大气,此时端着青花瓷的杯子,正低眉饮茶。她抿了口茶,取帕子擦拭着嘴角,看向兰妃,淡淡一笑:“兰妃说的没错,本宫贵为中宫,却福缘甚薄,不能为皇上诞下子嗣,是本宫失职,愿自领责罚,日夜吃斋念佛,为惠妃腹中孩子祈福。”

话到这里,皇后将声音一提,眉宇扬了几分凌厉,视线在几人之间扫来扫去,“本宫不管你们平素里怎么闹,如今惠妃腹中怀有皇上的长子,他们母子有任何闪失,本宫与在座姐妹们同担失职的罪过。到那个时候,就不是吃斋念佛那么简单了。”

零零七被寿桃强行从床上拖起来,连哄带骗地带到了繁春宫来请安,就候在沐春殿外殿,恰好听到了皇后这番强有力的维护,顿觉神清气爽起来。

不等宫女通禀,她直接进了内殿,扬起一脸璀璨笑容,“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见她,立即收敛了眉宇冷色,温厚地笑道:“惠妃来啦,坐吧。”

零零七大大咧咧地坐下。

“惠妃妹妹孕期多久了?这肚子怎么也不显呐?”兰妃盯着零零七的肚子。

零零七心里一凉:完球!这两天只想着保小命儿,孩子这茬事儿就给忘脑后了,也没来得及和李霄昀提前对台词,这戏怎么演下去?

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皇后,笑的狗腿又讨好,“关于我腹中孩子的事,太医不都知道吗?”

皇后歉然一笑,“倒是本宫欣喜糊涂了,光知道了你有身孕,也还没有仔细问过刘御医。不过,只要查验过彤史,应该就能确认惠妃怀孕时间。”

“彤史?”零零七懵逼。

寿桃只当二小姐酒醉没醒,低声提醒道:“彤史上记载了二小姐侍寝的日子。”

“瓦特?”零零七口头禅都惊出来了。

众人将目光投向了她,以眼神询问‘瓦特’是什么意思。

零零七赔了个笑脸,表面上稳如泰山,内心却慌得犹如千万匹草泥马在狂奔。

李霄昀说从未和苏阡陌同房,那彤史上记什么?

记个寂寞吗?

兰妃眸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臣妾与皇后娘娘想到一处去了,所以早早地命梧桐去内务府将彤史取来,眼瞧着应该到了。”

“我谢谢你啊!”零零七冲着兰妃磨牙狞笑。

“惠妃妹妹不用客气。”兰妃抬手抚发,已然是胜利者的姿态。

零零七迅速搜索脑海中关于宫斗剧的剧情,拉过寿桃低声嘱咐,“赶紧去截住送彤史的人。”

“啊?”寿桃跟不上主子的思路。

“笨死了!”以寿桃这智商,估计出去也拦不住了。零零七摸了摸黑玉戒指,以心神传话楚礼器:我要死了赶紧出个主意。

楚礼器慢悠悠地从戒指里钻出,开启隐身模式站在零零七肩膀上,碧绿的双瞳扫过现场的人,摇头叹息道:“非将死之人的信息,我只能看到姓名、年龄以及他一生所做的好事坏事。”

零零七:上次你不是找到李霄昀的资料了吗?

“拜托,那是要欠人情的!”楚礼器瞥着自家boss,“到时候,人情债你还吗?”

零零七:我命都没了还管什么人情债?托关系和拆机,选一个!

“嘀”的一声,楚礼器脑袋一歪,选择装死。

身边是猪队友,搭档是废材系统,有那么一瞬间,零零七真想被天雷劈死算了!

片刻后,楚礼器悄悄抬眼看自家boss,“那个,七总,皇后高婉蓉活了十九年,站在这个高位上,至今没做过一件坏事。”

零零七眼神儿一亮,目光定在高婉蓉的脸上,声音嫩的似那能掐出水的豆腐:“皇后娘娘,臣妾突感身体不适,想要回宫休息了。”

皇后立即目露担忧,满怀关切地询问:“惠妃,你哪里不适?来人,请太医……”

零零七抬手靠在扶手上,以袖遮面,期期艾艾地道:“太医就不必了,想来是臣妾阴气过重,需要皇上的龙阳之气来镇一镇。”

楚礼器听得目瞪口呆,“七总,你脑子烧糊涂了吧?这个时候不想着逃命,想什么男人啊?

零零七瞪着肩膀上的小人:你懂个屁!李霄昀既是我大哥又是他们的头头,这个时候当然是找他才管用。

楚礼器一脸被雷劈了似的,随后开始疯狂地扯零零七的头发:“零零七你堕落了,竟然把命交到一个男人的手里!”

零零七才不管什么堕落不堕落的,小命都没了,她拿什么去堕落?

“皇上此时在早朝,即便着人去说了也未必能赶来。”皇后很是为难,“若不然,先传太医?”

兰妃十分体贴地道:“皇后娘娘放心,太医臣妾也叫了。不过,臣妾请的,是专门为臣妾看诊的秦大人,并非为惠妃妹妹确诊喜脉的刘御医。”

零零七无语地瞪着兰妃。

这个邱玉兰是铁了心要拆她的台!

这可咋整?

李霄昀现在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指望不上了。皇后是尊活菩萨,战五渣,真要到了要命的时候,也铁定靠不上的。

零零七快速地在脑海里搜检着年轻时看过的狗血剧,还不等她从宫斗剧中找到点化险为夷的参考,大宫女梧桐领着册子进殿来,“启禀皇后娘娘,彤史取来了。”

不等皇后开口,兰妃已经起身从梧桐手中夺过了彤史,用两根手指拎着,款款地走到零零七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惠妃妹妹,你怎么冒冷汗了?”

零零七本能地抬袖一擦,眼睛死死地盯着红皮册子,“热的。”

兰妃拎着彤史慢慢地从她眼前划过,零零七的目光像是镶嵌在册子上一样跟着移动。

兰妃挑眉,“热?怎么旁人不热,就你热呢?”

“我身胖体虚。”该自黑的时候,零零七丝毫不含糊。

“呵呵呵……”兰妃掩唇而笑,随后将册子放在臂弯里,翘着兰花指一页一页地缓缓翻开,“惠妃妹妹,你说,你的记录在哪一页呢?”

哪一页都没有!

零零七急得脚趾都快把鞋底抠穿了,忽的灵机一动,直接朝兰妃飞扑过去,抓住她手里的彤史就撕了几页,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嘴里塞,死命噎了下去。

兰妃被她扑的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跳跃,头上戴的鲜兰花都歪了。

她的宫女见主子要跌倒了,连忙上前来搀扶,却被零零七挤到一边去,正好将褚帼萍手里的茶杯打翻了出去。

陶姜的宫女连忙往前扑为主子挡茶杯,却被椅子腿儿绊住了,跌了个狗啃屎。

天青釉彩的茶杯不偏不倚地落在陶贵人的衣裙上,她尖叫着蹦了起来,正好与跌跌撞撞的兰贵人撞到了一处,两个人齐齐地往褚帼萍身上倒去。

零零七忙着在一旁拼命地捶打自己的心口。

“惠妃……”皇后看了看惠妃,又看看地上滚了一团的人,目瞪口呆地说不出话来。

等零零七将嘴里的纸全部咽下,方冲着皇后扬起了笑脸,随后回头,吓了一大跳,“我去,吃个纸而已,不用佩服的五体投地吧!”

几个人狼狈的爬了起来。

兰妃指着零零七,手指都在颤抖,“你……”

零零七冲着她吐舌摆手,“彤史被我吃了,谁也不知道是哪天了,你能拿我怎样?”

“我……”兰妃气结。

零零七立即以手撑额,面向皇后,满面悲伤郁闷,“皇后娘娘,若是兰妃姐姐不想臣妾有身孕,臣妾可以不要腹中这个孩子。”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