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灵异 >曲朗探案

更新时间:09-11

曲朗探案

曲朗探案 风过无墨 著

连载中 齐志远,夏一航,王锡明 腹黑

《曲朗探案》为系列小说,其中包括《闻涛山庄谋杀案》、《珠宝失窃连环案》、《闺蜜疑云》、《影子阴谋》等……曲朗从国外归国,天赋异禀的他,在市刑侦大队大队长夏一航的帮助下,从慢慢熟悉到逐渐融入到社会中,最后成为闻名全国的大侦探。...

精彩章节试读:

《曲朗探案》是作家风过无墨给大家带来的一本原创txt小说作品,小说的主人公是齐志远,夏一航,王锡明,整篇文章情节关联密切,,曲朗探案txt完整版下载,以第三视角来叙述整个故事,条理清楚,思路明晰,值得一看!“她还真不是表演,比死者丈夫强多了。”王锡明又看了一眼后视镜说。“又浪费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这女人怎么一点也不控制自己。“不会浪费的,我总感觉在她身上能掏出点真东西。”王锡明的脸上挂满了怜惜之情,那一份真诚是周小慧一直挂在脸上的。

齐志远没想到夏一航会这样问,于是说:“应该没有吧,她也不是一个喜欢得罪人的人,而且她也没有工作,整天与一帮小姐妹美容、吃饭、购物和唱歌。”

齐志远认真地想了想说:“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抢劫,男人为什么会死?而且我老婆睡觉的时候一定要锁门的,他是怎么进去的?我都没有钥匙。”

纪楠楠立刻认真地看了他一眼问:“哦,这道是个新情况,你们分床而睡?”

“是。她有严重的失眠症,所以我常常回来晚,而且有时喝多了打呼噜影响她睡眠,有一次我用钥匙开了门,想与她一起睡,直接把她搅醒了,气得好几天不跟我说话,而且还把我的钥匙扔进马桶里,从那之后我再也没进去过。”

“那你们……”纪楠楠想问你们这么年轻,性生活怎么解决,但自己是未婚女性,而且面对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终究还是没问出口。

齐志远是个洞察人心的男人,他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说:“我们没影响夫妻之间的性生活,只是把时间安排得很好。”

纪楠楠了解地问:“那她有情人吗?”

齐志远好像愣了一下问:“情人?应该也没有吧,她很单纯,虽然也喜欢浪漫但还不至于在外面找情人。”

纪楠楠看了一眼夏一航,夏一航的眼神让她一目了然。

两人是心有灵犀办案默契的搭档,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相互了解彼此此时的心里想法。

她合上本子安慰他说:“您先别急,我们慢慢调查,今天我们还要收集证据,尸体还需要解剖而且还要查明此人到底是谁,从现场初步的调查来看,有很多种可能,但我们不能这么快定性,就眼下看,有太多的疑问无法解释,我们必须有充足的证据才能进行下一步有针对性的调查。

你如果有什么想到的或者有疑问的地方,也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们,对了,这两天你尽量别外出,配合我们的工作,有事的时候还得麻烦您。”

齐志远点了点头说:“好,我不出门。”

他直接问夏一航说:“我就不明白了,如果是抢劫杀人,为什么我老婆也死了?难道还有其它凶手吗?把他们两个杀了,然后跑了?”

夏一航若有所思地看着墙上的一幅画,没有说话。

齐志远站起来脱去西装,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干净的衣服从容换上,并从冰箱里拿出矿泉水递给夏一航和纪楠楠。

纪楠楠接过水给王锡明使了一个眼色,王锡明是纪楠楠最得力的助手,他赶紧把他脱下的衣服装进证据袋里。

“不要急,每一个疑点都会解开,真相有时并不复杂。”纪楠楠说。

他们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女死者名叫欧阳雪,对男死者一无所知。

对于目击者于总来说,询问显得非常简单,因为他一问三不知,只是知道齐志远让他打电话,而他也是用齐志远的身份打的,其它的基本想不起来。

夏一航很温和地走到他身边,完全理解他此时紧张的心情,他和颜悦色地问:

“你把整个过程给我还原一下,为什么是你跟随他过来的呢?不要紧,案件与你没有一点关系。”

于总听了夏一航的话,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夏一航温和的语气,也让他紧张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他双手攥着拳头,想了一会儿说:“我们几个老总有一周聚一次的习惯,打牌的时候我们基本上都把手机静音了。”

“哦,”夏一航,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用眼神鼓励他说下去。

于总一直处在慌张的状态中,血腥的场面,久久盘旋在他的脑海里,不肯散去。

“静音是静音,但是我们谁都没有关机,毕竟都是老总,都是特别忙的人,如果有重要的电话,还还是要处理的。”

夏一航点头。

“齐总的电话就在手边,他看手机的第一眼还说了一句是家里的,又催我回去呢,他甚至不想接,他开玩笑说老婆整天不愿意让他出来,这不又找理由让他回去呢。

大家就一起笑,因为他每次打麻将,他媳妇儿或多或少都会打过来一个两个电话的。”

王锡明转了过来,看于总平静的样子,还有些不可恩议,一直以来他都像惊慌的兔子坐立不安,好像这个案子与他有关似的。

“因为他接电话影响了我们的速度,我们就一起调侃他,说他下次把假请好了再来,不然影响大家的情绪。

开始他还笑呵呵的,后来脸色就变了,接着他站了起来,拿着电话走到卧室里,出来的时候脸色惨白,

我们不敢再开玩笑了,觉得他可能真有事,就一起问他怎么了?他说老婆语无伦次的,好像说什么有坏人闯入家中,我们当时谁也没当真,而且他说他也没听清,反正是吵的厉害,让他必须回去,

我们看他的样子特别的严肃,于是也就打算散了,可这时候他走到门口准备穿鞋的他突然就摔倒了,我们觉察出问题的严重性。

我与他家住的是顺路,平时关系也最好,就说我和你一起回去吧,并把他扶了起来,他同意了,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进到屋子里你看到了什么?”夏一航问。

“我……我什么也没看到,我真的被他给吓死了,我们一进屋立刻感觉不妙,屋子里的血腥味太大了,而且……而且地面上有血……我根本没敢进里屋,一直在客厅的沙发上连动都没动。”

夏一航相信了他说的话,因为从他进来后,他也一直坐在沙发上。

“你看见齐志远做什么了吗?”纪楠楠轻问。

“别再问我了好吗?我进屋后就吓傻了,至于他做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他也没管过我,等……大约过了好长时间,他让我报警,我才回过神来,他说老婆死了,我就打了110.”

夏一航满意地点着头,突然问:“你们在回来的车子上,他说了电话的内容吗?”

于总想了一下,摇头说:“没有,只说欧阳雪现在越来越胆小了,总是不希望他离开。”

夏一航再一次握住他的手说:“谢谢你的配合,如果以后有事,希望你还会支持我们的工作。”

于总一个劲地点头说:“配合一定好好配合,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夏一航点头。

于总,好像受到了大赦一样,跑到齐志远跟前,一手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胳膊。

齐志远还处在悲伤中,回以同样的动作。

下一秒于总就离开了,奔跑的速度好像刘翔。

夏一航与纪楠楠对望了一眼,会心一笑。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