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库 >灵异 >雀啸

更新时间:09-11

雀啸

雀啸 郁花铃 著

连载中 陈天天,苍栗,杨大嫂 重生复仇

在放眼万里皆高楼的闹市之外有一座高山名苍屋山,山顶有一湖名为苍栗湖,一天夜里狂风大作之后湖水四溢湖心出现了一座荒岛,附近一个叫二狗子的居民无意中在荒岛上捉了一只奇特的小鸟,并以88万的高价出售给一个爱收集珍禽异兽的商人,之后村民们跟风逐利却一无所获。此事本已淡忘,可有一天村民陈家三兄弟带着孩子们再次上岛却一去不归,村长带人寻找也全部莫名失踪,最后村民们选择了报警,易子归、旅洁她们追根溯源的调查由此展开。是人祸?是天灾?是怪兽?让我们一起来当侦探……...

精彩章节试读:

小编为您推荐《雀啸》,txt小说在线阅读这是著名作家郁花铃的女频小说,,雀啸txt完整版下载,讲述陈天天,苍栗,杨大嫂的故事,幻想小说陈天天,苍栗,杨大嫂:两人一同跑到村办公室交易。刘书记出了个证明,证明了二狗子是本村的村民,于某年某月某日将一只从荒岛上捉来的绿色小鸟以88万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叫古古的商人。这事儿经刘书记和当时在场的人一传播,如风径走,很快搞得整个苍屋山上无人不晓,就连新闻联播也来凑热闹,网络上更是传得沸沸扬扬。

苍屋山下环绕着的是苍屋市,这里是被挖掘机“愚公移山”后建起的最后一圈新城。放眼望去,新冒出来的高楼大厦绵延四周。这里早已不再如山顶村民认为的那般萧条,而是从山脚开始往外伸展一圈比一圈繁华。

在高山的东下角,苍屋市公安局的办公大楼就座落在离山脚一百多公里的那些形形色色的楼宇之中,以它独有的威严和肃穆显得格外耀眼。

刑事办公区设在这栋楼的左翼。

办公室里,一个女人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握着鼠标,正在查看档案。

让三维时空在这一刻为这位优秀的刑警队长凝固。

她,叫旅洁,今年二十八岁是我的好闺蜜,因只比我小一个月所以是我的大老婆。

正直勇敢、干净利落是她最突出的性格,永远的警服或运动装,永远的发髻高束。

袅袅的雾气上面那张脸正愁眉不展,“命案必破”四个字就像四把利刃的尖锋时刻悬在她的头顶,又是多少个日日夜夜没能睡上一个好觉。前一宗凶杀案刚破苍屋山脚的水凹镇又扔了一个烫手山芋过来。

这次的受害人姓唯,地球太小转来转去却转到了自己的小学老师头上。

还记得半年前的一个夜里也就八点多钟,旅洁回了水凹镇,闲得无聊便去新开的超市逛逛。

开超市的老板是个女人,也最懂女人的心,从巧克力到卫生巾凡是能讨女生喜欢的东西全抛出七五折的优惠来吸引眼球。旅洁当然不会亏待了手里的购物车,只要用得上的通通买买买,能多就别少,只要信用卡够刷购物车能吃得下全弄回家屯着。

逛着逛着那些别致性感的小裤裤将她招了过去。

一个白白胖胖矮嘟嘟的中年男人正在架子上东挑西捡,这里摸摸那里揉揉,惹得旁边的服务员一脸的鄙夷。

特么的这个怪异男人旅洁还认识,她惊喜地喊道:“唯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搞了半天这人居然是自己小时候的启蒙老师,姓唯,教语文的还是班主任,算算应该六十好几了,样子却仍显年青,看来看去左不过四十多岁敢同中年男人媲美。

唯老师显得很尴尬,有点厌恶的将手里的小裤叉扔掉,一展当年的师容亲切地问:“是旅洁吧,你怎么回来了,听你妈说现在你是一名女刑警,真是了不起呀!”

旅洁还是同小时候一样说起话来总是讨人喜欢,她走近老师恭敬地回答:“唯老师您老还记得我呀,不是学生了不起,都是老师教得好!”

你看这马屁拍得多好,关键是咱家旅洁那是有一颗感恩的心,是由衷的感激说得是情真意切。唯老师笑得合不拢嘴,一开心话匣子便打开了,两人边逛边聊足足吹了半个多小时。

回家的路上旅洁大包小包拎着,心里却在想唯老师的事。看样子唯老师是想替妻子买几条小裤裤,只是碰见了自己的学生才不好意思放弃了。旅洁记得唯师母与唯老师同年,六十多岁的女人还被丈夫这样宠着可真让人羡慕。

一阵手机铃声惊醒回忆中的她。

“大老婆在忙啥子撒?”说话阴阳怪气的人叫易子归,也不知从哪里学的川谱,听起来不着调却还有那么点韵味。

旅洁乐呵呵调侃她:“老公想我了吧,这么久没打电话来,说,是不是背着我泡妞去啦?”

那头嘻嘻笑着,一脸的赖皮回道:“泡啦泡啦,外面的野花都不如家花香。所以今天二老婆的妈也就是我的丈母娘之一做东,请长房和小房明儿一早都回家聚聚。”

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旅洁假愠道:“易子归你丫好好说话行不?老实说梅朵的妈妈为什么要请我们吃饭,是不是她老人家明天过生日呀?”

“那到不是,不过你要是带个大礼回来偶也是欢迎地。”易子归依旧吊儿郎当。

旅洁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如果没什么要紧事还真不想回去,于是认真道:“子归我手上有命案呢,怕是回不了,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这不周末了吗,我就想咱们一家四口好久都没聚过了,就打电话给真儿,她到无所谓随叫随到,可是朵儿却在老家,说是她家周围的樱花开得正旺让我们都去她家里。你也知道的梅妈***手艺和她那慈祥的面容我哪里抵挡得住,想都没想便答应了,这不就给你打电话来了。”

“就为这事儿?”旅洁轻松了不少,正想拒绝,子归却带着哭腔嗲嗲地恳求:“洁儿,回来吧,人家真的是想你们了,好想好想。要不你告诉我是什么命案,让我来帮你把把脉?”

旅洁心里一软,大家都是唯老师的学生,这个消息也真应该同她们说说。

“你还记得咱们读小学时的班主任吗?”旅洁问。

易子归一下就反应过来回道:“当然记得,唯老师吗,离朵儿家很近,小时候咱们去朵儿家时还得从他家门前过呢。不过他应该早退休了,现在老家的房子早拆了估计是到山下享福去了吧。”

“对哦,我怎么都忘了。”旅洁记起往日情景。

子归担心道:“怎么啦,唯老师出了什么事吗?”

旅洁难过地说:“是呀,他走啦,是从小区的楼道摔下去的,镇上鉴定的结果是个意外,可是他的子女却不这么认为,一直在闹,现在案子交到了市里。”

子归心一沉,什么东西堵到了喉头让人难受,不过静默小许她就从悲伤的情绪中钻出来嘻嘻笑道:“这样你就更应该回来了,你忘了吗朵儿的妈妈是老村医又是唯老师的邻居一定对他家的情况很熟习。”

“不过他都已经退休了多半住在镇上吧,跟梅妈妈见面的机会不多。”

对于旅洁的疑问子归自有她的看法。

“这个你就想多了撒,水凹镇就那么大个圈,死只老鼠都会被人议论半天,放心吧,你早点回来准有大大的收获。”

“这?”

“别这那的,早点回来,我还有事先挂一个。”

挂断电话旅洁还在回味,梅朵也就是易子归口中的朵儿又打了过来。

开场永远都是那么咋咋乎乎,快乐无限。

“明天一早我老妈家走起,看樱花吃土货还能连吃带送,老公和真儿也来,你也早点来哦,呵呵呵呵……”

噼啪几句放完,也没个称呼更轮不到你回答,电话断了,响起一连串“嘟嘟”的忙音。

旅洁无奈笑笑,这货自古如此都几十年了,早习惯啦。

被她俩一打岔旅洁的思路乱了,喝了口咖啡将鼠标的箭头移到顶部重新查看卷宗。

“啪啪”两声击掌打断了所有的人。

王局正站在门口,声音洪亮如钟。

“大家都把手里的活放一放,山顶出大事了!”

电脑高手别乐一脸懵然问:“哪个山顶?”

一旁的法医叶青拿个塑料夹往他脑袋一拍骂道:“你在梦游呀?难不成还是珠穆朗玛峰的山顶,在这个万里江山全是房的世界里,你坐个直升飞机巡一圈看看,除了苍屋,你还能找出别的山来?”

“苍屋山能出什么事儿?”别乐挪挪身子,不以为然。

王局命令:“苍屋山出了大事,怪事,大家全部到大会议室去,那里的镇长和咱们的市长都来了。”

“快走,快走去看看”

一听真有事别乐表现得相当积极推着叶青往外赶。

旅洁却总为唯老师的事放不开,显得忧心忡忡。王局特意放慢速度走到她身边关切道:“小旅身体还能吃得消吧?”

旅洁两手往裤袋一抄,假装无所谓道:“多谢王局关心,我这国防身体再熬个两月三月的也没问题,大不了就是个猝死呗。”

“你看看埋怨上了不是?”

王局拍拍她的肩膀显得很为难的样子又道:“小旅呀,苍屋山的大致情况那里的镇长已经给我反映了,已经失踪了几十号人啦,其中有十位还是咱们的同志,很棘手呀。我初步判断这个案子还和你破的那个腐蚀人体内脏的案件一样要么就不是人为,要么就是高智商犯罪,所以这个案子离了你破不了。”

“王局您老人家就别给我带高帽子了,领导安排我一定会去,不过去之前我有个请求。”旅洁的眼睛有点湿润。

王局一口答应道:“好,那里的派出所都空了,你们就暂住那里,等案子了结新人到岗后再回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一个案子在山顶一个案子在山脚,我请求唯老师的案子不移交,领导多给我调几个兄弟一起办了行不?”

王局听完摇了摇头。

“小旅我也听说了这次的受害者是你的启蒙老师,不过这两个案子明显不是一回事,我怕你吃不消呀!”

旅洁乐了敬了个礼道:“谢谢领导关心,我这身钢筋铁骨绝对没问题,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鬼丫头又替我做决定。”

王局见她说完就跑,无奈地对着她身后那阵风诉苦。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都市
  3. 总裁
  4.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